本刊简介   |    联系我们   |   

“互联网 ”背景下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刑事责任研究

2019-08-14 13:42:35

摘要:互联网飞速发展,网络用户需求多元化,同一网络服务提供者提供的服务也日趋多元。通过行为主体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分类来区分网络服务,势必会陷入无限列举的泥淖之中,同时会给司法实践带来更多的困扰。所以,网络服务提供者的类型应该通过区分网络服务行为来划分。本文首先厘清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定义和网络服务行为的分类,继而区分网络服务提供者的种类,最后根据网络服务提供者构成单独犯罪与共同犯罪的情况,有针对性地追究不同种类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刑事责任。

关键词:网络服务提供者,网络中介服务提供者,网络内容服务提供者,刑事责任

本文《南方论刊》杂志整理。

“互联网+”背景下,网络逐渐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第二空间”。部分用户扭曲利用网络服务进行的犯罪大量发生,然而,多数网络提供者对犯罪行为持放任态度。因此,对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前述行为追究刑事责任成为当前必须解决的问题。刑事责任是国家司法机关依照刑事法律规定对犯罪人及其实施的犯罪行为所作的否定性评价和谴责[1](P45)。本文将厘清网络服务提供者的概念、分类以及网络服务行为的分类,在单独犯罪与共同犯罪中追究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刑事责任。

一、网络服务提供者及其行为

网络服务提供者是指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提供信息或者为获取网络信息等目的提供服务的机构,包括网络上的一切提供设施、信息和中介、接入等技术服务的个人用户、网络服务商以及非营利组织。网络内容服务行为是指对信息内容有控制和编辑能力,在网络中直接组织、发布或者获取有关信息内容的行为。笔者认为,不论网络技术如何发展,网络服务行为仍然是归类在内容服务与技术服务的大框架之下,以“是否提供内容”为依据,将网络服务行为分为网络中介服务行为和网络内容服务行为[2](P397)。网络中介服务行为是指不对所传播的信息进行控制和编辑,只显示信息内容的技术支持行为,包括网络接入、信息传输、自动缓存、网络存储和网络平台等行为[2](P397)。网络内容服务行为是指在网络中对信息内容进行控制、编辑并发布给网络用户的行为[2](P397),发布对象可以是特定人群也可以是不特定人群,信息内容涵盖新闻信息、音视频节目、出版以及文化产品等。根据网络服务行为的分类,可以将网络服务提供者分为网络中介服务提供者与网络内容服务提供者。网络中介服务提供者还可细分为网络接入服务提供者、信息传输服务提供者、网络存储提供者以及网络平台提供者[3]。

二、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刑事责任

网络服务提供者具有犯罪故意,并亲自实施犯罪行为的,按照单独犯罪处罚;网络服务提供者与他人共同实施犯罪的,按照共同犯罪处罚。

(一)网络内容服务提供者的刑事责任

1.网络内容服务提供者构成单独犯罪的刑事责任

网络内容服务提供者通过网络向公众传播他人文字作品、音乐、电影作品、电视作品、录像作品、计算机软件及其他作品的行为,属于侵犯著作权罪的“复制发行”行为,该服务的提供者应当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服务提供者对其提供的信息内容具有完全自主的管控能力,如果内容服务提供者将违法内容上传到网络上,则可以推定其主观上意识到危害后果或危险的发生,至少存在放任的故意,并积极实施了犯罪行为。因此,应当按照刑法中一般案件程序对此种犯罪行为予以否定性评价,要求网络内容服务提供者承担全部和独立的刑事责任。

2.网络内容服务提供者参与共同犯罪的刑事责任

如果网络内容服务提供者和其他人构成共同犯罪,其行为只能是实行行为。网络内容服务提供者与他人之间的联系只能是明示的意思,而不存在默示的意思。例如,直接提供互联网信息内容的服务提供者与他人共同传播涉及隐私、色情、暴力、谣言、恐怖主义信息等内容构成犯罪的,应当按照其侵害的法益、触犯的罪名,追究其共同犯罪的刑事责任。

(二)网络中介服务提供者的刑事责任

1.网络中介服务提供者构成单独犯罪的刑事责任

1)按照一般的单独犯罪追究网络中介服务提供者的刑事责任。网络中介服务提供者主动以作为方式实施单独犯罪行为的,应当从主观态度和危害后果两个角度考虑对其进行刑事责任认定。第一,必须认定网络中介服务提供者主观上是否知晓用户利用其提供的网络接入、信息传输、自动缓存、网络存储和网络平台服务进行犯罪活动。第二,必须情节严重。例如,电信运营商未向用户发布事前通知,任意中断其提供的网络和通信服务,国家、网络用户因此遭受重大损失,网络中介服务提供者应该就其中断网络连接服务的行为承担全部的刑事责任[4]。又如,网站建立者或直接负责的管理者为谋求利益,明知他人制作、复制、发布、销售或分发淫秽电子信息仍允许该信息发布到其正在经管的网站或网页上;电信业务经营者或其他网络中介服务提供者收取服务费,并故意为淫秽网站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存储空间、通讯传输通道、代收费等服务。前述两种情形均应按照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追究网络中介服务提供者的刑事责任。因此,如果网络中介服务提供者主观认识到用户利用其提供的服务进行犯罪活动,且该服务能够促成犯罪行为,但网络中介服务提供者仍然为该用户提供了网络技术支持服务,因此造成严重危害后果的,网络中介服务提供者应当独立承担刑事责任。

2)特殊的单独犯罪——按照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追究刑事责任。网络服务提供者做出的网络中介服务行为,一般不构成犯罪,也无须承担刑事责任。但是,若该行为涉及国家安全或重大公共安全,网络中介服务提供者未遵守法律和行政法规,且未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行政司法机关要求其采取改正措施然其拒绝改正,造成大量违法信息传播、用户信息泄露以及刑事案件证据灭失等严重后果的,应当按照刑法规定的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追究网络中介服务提供者的刑事责任。从网络接入到信息传输、网络缓存、网络存储,网络平台的服务提供者对其运营空间中信息的管理和控制能力呈逐渐升高的趋势,对应的网络服务提供者应承担的作为义务也呈逐渐增多的趋势,违反作为义务承担的刑事责任也逐渐加重[5]。网络接入服务和信息传输服务是单向的服务行为,服务提供者无法直接接触到违法信息,没有“发现”违法信息的途径,不具有审查传输信息的义务,因此,不能构成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自动缓存服务提供者、网络存储服务提供者不改变存储信息,不承担对存储信息的事先审查义务,其发现违法信息的途径和采取阻止信息传播的能力都十分有限;网络空间平台服务提供者基于平台的管理能力可以控制网络平台的信息,可以履行登记审查、过滤违法信息、报告、删除等法定义务。因此,自动缓存服务提供者、网络存储服务和网络空间平台的提供者在对非法内容具有明确的认知且经被侵权人或司法、行政机关通知仍不履行删除和封锁义务时,可以追究服务提供者的刑事责任。

2.网络中介服务提供者参与共同犯罪的刑事责任

1)按照普通共同犯罪追究网络中介服务提供者的刑事责任。网络中介服务提供者与他人共谋,或认识到他人正在利用其提供的网络服务实施犯罪,仍为行为人提供技术便利,对其他犯罪行为人在网络上完成犯罪起到了促进作用的,应当追究网络服务提供者相应的共同犯罪的刑事责任[6]。网络中介服务提供者知晓他人意图实施或正在实施赌博犯罪活动仍为其提供直接帮助,如提供资金、计算机网络支持、信息通讯和费用结算等行为的,认定其为赌博罪的共犯;又如,网络中介服务提供者知晓他人意图实施或正在实施侵犯知识产权罪,仍为其提供互联网接入、通信传输通道、网络存储、服务器托管、收费结算和代收等服务,认定其为侵犯知识产权犯罪的共犯。

2)按照共犯行为正犯化追究网络中介服务提供者的刑事责任。我国刑法中“共犯正犯化”的规定为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网络服务提供者知晓他人意图或正在实施犯罪,仍为其做出诸如投放广告、支付结算等帮助行为或互联网接入、通讯传输通道、网络存储、服务器托管、技术培训等技术支持行为的,以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论处。例如,某网站运营商在行为人未提供融资类网站合法手续的情况下,明知行为人将利用信息网络在融资类网站上针对不特定对象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仍根据行为人的要求指使构建融资网站解析到行为人提供的域名上,并将该融资网站放在境外服务器上,负责网站后期的维护,为行为人利用信息网络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提供帮助。本案例中,该网站运营商明知他人利用融资网站实施诈骗,仍为其犯罪设立网站、提供通讯传输的技术支持,情节严重,已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6]。

三、结语

当今社会,网络犯罪日益猖獗,只有将网络服务提供者纳入刑事规制范围,正确地规制不同种类网络服务的刑事责任,建立网络服务提供者的行为规范,才能建造一个有序的网络空间,从而推动互联网经济的稳步发展。

参考文献

1]曲新久.刑法的逻辑与经验[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

2]于志刚.共同犯罪的网络异化研究[M.北京:中国方正出版社,2010.

3]敬力嘉.非确定性背景下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刑事归责:基于实行行为视角的思考[J.云南大学学报(法学版),20166):60-69.

“互联网 ”背景下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刑事责任研究

期刊名称:南方论刊
主管单位:茂名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茂名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国际刊号:ISSN 1004—1133
国内刊号:CN 44—1296/C

刊期:月刊
开本:大16开
语种:中文
发行范围:国内外公开发行
地址:广东省茂名市油城五路28号市委大院5栋

注:本文网站为征稿平台,非杂志社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