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简介   |    联系我们   |   

中国科幻电影史中的科技形象研究

2020-09-16 10:42:36

【摘要】1938年第一部科幻电影《六十年后上海滩》标志着中国科幻电影的开始,而后默默发展了80多年,直到《流浪地球》的爆红才真正走入大众的视线里。本文以中国早期的科幻电影中出现的科技形象作为典型案例,通过“影响科技的思想”“高科技环境展现”“高科技器物塑造”和“人与科技的矛盾”四个角度来进行解析,更好地回溯总结这一类型电影在中国的萌芽发展。

【关键词】中国科幻电影,科技,科技形象研究

本文《南方论刊》杂志整理。

科幻电影在类型电影里是独特的存在,科幻全称科学幻想,不是单纯的天马行空,需要有科学的理论支持,在此基础上进行畅想叙事。中国早期的科幻电影很少参照物,所以充满了当时电影人的奇思妙想,许多事物也一一实现。本文将以中国的早期科幻电影出现的科技形象作为典型案例,进行归纳和理解揭示,在此基础上作出理性的分析。

一、影响科技的思想

在早期科幻电影中可以看到一条很明显的分界线。1963年以前的《六十年后上海滩》(1938年)、《十三陵水库畅想曲》(1958年)、《小太阳》(1963年)对未来世界的科技有着美好的幻想,当时社会也需要通过夸张的手法去刺激生产,所以总体呈现积极向上的氛围。以《小太阳》为例,我国早期的科幻电影在儿童题材上一骑绝尘,许多形象载体都是儿童。仔细追溯起科幻文学的历史,中国科幻文学一直以来都是作为儿童文学的子类存在,第一代科幻作家郑文光、叶永烈、童恩正等最初都是以儿童文学作家的身份跻身文坛,以至于当刘慈欣的《三体3:死神永生》摘得第九届全国儿童文学奖时,引起了巨大的争议。早期的科幻电影多为儿童科教片,有着启迪民智,希望从小培养儿童学习科学的兴趣和科普的作用。

而在1963年以后的科幻电影,有了不一样的声音,人们会开始表现对未知力量的恐惧,或者是担心科技的迅速发展所带来的负面影响。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因为思想解放运动,文体意识觉醒,出现了“伤痕小说”和“反思小说”的潮流,一批作家从政治、社会层面上还原过往十余年的荒谬本质,溯本求源,揭示此前的谬误,总结历史的经验教训,用深邃清醒的目光理性地看待,反思过往的伤痕。在此后根据小说改编的电影里如《珊瑚岛上的死光》也可以看到畅想科技发展的背景下,人情与科技发展的冲突,人们担忧追求高新技术的同时对自然生态的破坏。

而且早期的中国科幻电影多受外国科幻电影的影响,在挖掘出一种技术风格之后会不断地尝试,发挥到极致。1954年,日本东宝公司推出日本第一部怪兽特摄电影《哥斯拉》影响了全世界的科幻电影,那段时间的许多电影都能看到穿着道具服假扮怪兽或者是用模型等比例放大模仿高楼大厦景观的手法。在邵氏兄弟有限公司1975年出品的《中国超人》里的超人形象和1976年出品的《关公大战外星人》里的外星人形象更能看到20世纪60年代兴起的日本特摄片奥特曼系列的影响,在同一家公司相近时间里推出的两部电影里,这样的造型是完全不同的阵营的对立面。而1977年邵氏兄弟有限公司的《猩猩王》也致敬了美国1933年的《金刚》,由人套上了沉重的皮套来扮演,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的香港地区在中国早期科幻电影中占有极大比例,倪匡作为金牌编剧,钟爱在作品中描写非人类的超我形象,用深入浅出的手法,让大众喜闻乐见,同时又能发人深省,表达一些对自然、人文的想法,在中国科幻电影的历史长河里成为了一代人的记忆。

二、高科技环境展现

早期科幻电影缺少强有力的科学技术支撑,但是在空间环境、场景造型上,有很多独特的想法。1986年黄建新导演的《错位》在故事构思、电影美术与影像实验方面十分大胆,走进办公场所一道又一道的门象征着繁琐而无意义的日常工作,台式计算机和几台简单的电子仪器制成智能人的输入器和调控台,黑白配色结合对称式构图的家居摆设给人以压抑的感觉,办公场所红色的办公桌和沙发十分醒目,隐隐透露出危险的气息,在探讨人与AI人工智能之间的错位矛盾时,实验性的红蓝用色和场景布光亦正亦邪,场景环境的未来科技感十足。1988年的《合成人》中的场景环境也有异曲同工之妙,农民的大脑通过换脑手术换给了总经理,但还保留着以前农民的记忆来到了新家,他不可思议地从蓝色的房间走进了黄色的房间,冷暖色对撞,营造了强烈的不和谐视觉感。红色的办公桌,红蓝相间的办公室置景,白色墙面蓝色地板的医院和实验室也维持了画面的平衡感,这些色彩的大胆使用都从视觉上营造出高科技的环境。

三、高科技器物塑造

科幻电影可以建立在人本身无法拥有的能力,针对人的身体的延长线作出幻想,比如1975年《中国超人》电影中通过科技对人进行改造变成中国超人对抗敌人,手的力气不够大,在科技的加持下,拥有了闪电拳的技能,脚不够长跑的不够快,追魂腿可以用违反力学定律的方式向前飞踢狙击敌手,通过太阳供能,手腕上可以触发太阳甲制胜敌人,这是编剧倪匡的武侠梦和科幻之间一次有趣的结合尝试。而只要在电影出品的时代背景、社会环境中没有的先进的东西都可以称之为科技的产物。《小太阳》里的载人火箭驾驶舱、立体交通城市云轨与后来的神舟系列载人航天飞船、空中铁路形成互文关系。多部早期科幻电影中对于卫星定位系统、视讯平台、迎宾机器人的畅想都在当下成为了现实,GPS、视频通话、服务性机器人等等已经深入了人们的生活。而《小太阳》里的无人驾驶汽车、《合成人》里的换脑手术等等昨日的幻想如今则在法律学、生物医学与伦理学的争议里踽踽独行。

四、人与科技的矛盾

科幻电影区别于别的类型电影在于它的幻想建立在有理可据的科学上,走在前列的大胆畅想往往会给当下的人们以警示的作用。除了《六十年后上海滩》(1938年)、《十三陵水库畅想曲》(1958年)、《小太阳》(1963年)之外的中国科幻电影,或多或少都表现了科技快速发展之下人与科技的矛盾。1975年的《中国超人》表现的先进战胜传统和1976年的《关公大战外星人》人文战胜科学正好是两个极端。在百花齐放的电影文艺中,我们有了更多探索的可能,在幻想中拉近与现实社会的距离。在1977年的《猩猩王》中讨论了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问题,通过时间维度当下和原始社会,空间维度中国香港和西方国家,来表现野蛮和文明的抗争。当文明强加在野蛮上面,野蛮不适应,警示我们不要破坏自然界的规则。

1982年中国推行了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提倡晚婚、晚育,少生、优生,从而有计划地控制人口。1987年王为一导演的《男人的世界》便以长远的目光来看待了这件事,因为只能生一个孩子,大家都希望生男孩,所以医院发明出XY染色体分离法,通过科学技术的操控让百分之九十九的人的都生了男孩,久而久之世界上都是男孩没有女孩,造成了男女失衡的现象,大家才意识到男女平等的重要性。同年还有一部科幻电影《朝花夕拾》讲述的是2037年的故事,未来世界的科技先进,人与人之间关系淡薄,人们没有了姓名,取而代之的是一串数字编号,女主角6262不慎跌入时空隧道穿越回到1987年,在与男主角的相处中收获了爱情,但是无奈回归2037年,躲过了被洗脑,保留了那份回忆,也终于懂得了母亲一直心心念念的人情味是什么。

1986年黄建新导演的《错位》则通过人与智能人的矛盾讲述在改革开放的背景下对当时的人身份认同的焦虑,自我身份认同的探讨。

以上的例子表现了科幻电影最大的特色,注重对当下时事的观念表达,对人文、哲学也有所探究,树立了无数经典的科技形象。科幻电影的灵魂不是其中的人物,大胆的幻想,而是以科学的眼光提供了广阔的视野,短短几个小时里可以表现无限的时空范围,在这期间,人们开启了上帝视角,认真地去思考科技发展与现实世界的关系。

五、结语

中国科幻电影中的科技形象与中国人的科学观息息相关,从科幻小说进入中国,到其发展成型,小说改编成科幻电影,自制科幻电影,是一个漫长而孤独的过程。但是因为中国有一群热爱科幻的人,过去的八十多年里,科幻电影一直在萌芽发展,到如今已经初露锋芒,未来有更多的可能,希望能等到中国科幻电影高朋满座之时。

中国科幻电影史中的科技形象研究

期刊名称:南方论刊
主管单位:茂名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茂名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国际刊号:ISSN 1004—1133
国内刊号:CN 44—1296/C

刊期:月刊
开本:大16开
语种:中文
发行范围:国内外公开发行
地址:广东省茂名市油城五路28号市委大院5栋

注:本文网站为征稿平台,非杂志社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