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简介   |    联系我们   |   

《筹海图编》海防情报思想初探

2021-01-07 11:47:49

【摘要】《筹海图编》为明朝郑若曾所著,其中高度关注海防情报。本文从观念认识、搜集运用、内容分析及反情报等方面,对书中海防情报思想进行梳理,总结其理论意义,挖掘其现实启示价值。

【关键词】《筹海图编》,海防情报,情报思想,情报史

本文《南方论刊》杂志整理。

一、引言

《筹海图编》是一部涉及军事、地理、历史的防海御倭专著,全书三十余万字,分为十三卷,配图一百七十二幅(其中包含明代沿海地形和郡县图112幅,战船、兵器图59幅,日本国图2幅,倭寇入侵图1幅),被喻为封建中国最完备的海防宝典。书中辑录了嘉靖年间文臣武将的抗倭策略和海防思想,在今天仍然具有很高的价值,值得我们借鉴。总督尚书胡宗宪云:“防海之制谓之海防,则必宜防之于海。”[1]我们伟大祖国的东方和东南方俱是一片茫茫大海,宋、元以前,沿海地区险见外族袭扰。到了明代,以倭寇为主要代表的各种盗寇,长期袭扰我国东部海疆,就此引起海防形势发生变化[2]。特别是明朝嘉靖年间,倭患严重,东南沿海几无宁土,民不聊生。在这种形势下,广大军民同倭寇展开了殊死的斗争。[3]随着频繁斗争的实践,我国最早的海防思想油然而生,并衍生出诸多海防著作,《筹海图编》也就此诞生。正如其作者郑若曾言:“是编为筹海而作。”[4]在这部探讨明代海防的皇皇巨著中,对海防情报也有较多论述,在今天看来仍具一定借鉴意义。

二、对海防情报的重视

《筹海图编》的作者郑若曾认为海防情报首先应该关注“知敌”,其次则为“知地”,此外还提及了情报的“前哨”作用。

(一)知敌

正确的战争决策需要建立在准确的情报之上,了解、分析、研究敌情是制定御敌战略的依据[5]。孙子更是指出:“知彼知己,百战不殆。”(《孙子·谋攻篇》)要想战胜敌人,首先就应充分掌握敌情,在明朝主要是要掌握倭寇之情。《筹海图编》的撰写,主要目的也即在此:“《筹海图编》者,筹东南之海,以靖倭寇也。”[6]为达到抵御入侵倭寇的要旨,郑若曾通过查阅志籍和请教知情者搜集相关情报资料,在书中记述了日本的地理形势、行政区划、政治状况等信息以及中日之间的历史往来,详细记载了倭寇的入侵途径、乘坐舰船、使用武器(倭刀)和战略战术,并绘有《日本国图》和《日本岛夷入寇之图》,使读者对日本国情和倭寇状况有之深刻认识;对十四股勾结倭寇的汉奸情况也有记录,并列有图谱。《筹海图编》还专门在卷十三中叙述了当时明军的武器装备(火器、冷兵器和各种战船,附图样,为宋代《武经总要》后之最全)及海战,通过对这些的了解研究应用对加强明军战斗力大有益处。另外,书中还记载了明代一些重要的抗倭战例,人们由此亦可以总结领悟经验谋略。史乃称“昆山郑子伯鲁素抱经术,而者寇扰东吴,用其方略,辄有成效”[7],说明了该书的价值。

(二)知地

孙子曰:“夫地形者,兵之助也”(《孙子·地形篇》),突出强调了地理的重要作用。嘉靖年间倭寇入侵前期,明庭上下缺乏应对危机深刻意识,相关图籍极度缺乏,地理情报的不足很大程度上导致明军无法采取合适的战略战术,从而战力低下,十战九败。对此情形,郑若曾即指出“不按图籍,不可以知要塞,不审形势,不可以施方略”[8],直言清楚沿海地区的地理形势是维护海疆安全、建设好海防的先决条件。在《筹海图编》中,《沿海山沙图》便将沿海地区的地形地貌、重要岛屿、港湾要塞,守备卫所以及长江下游两岸的军事要地以图文并茂的形式都绘制了出来,使观者对设防要地一目了然。此外,卷三到卷七中还编有各省的《沿海郡县图》,着重绘出了沿海地区的郡县设置和山川江流,从而进一步明确沿海的地理形势情况,为加强沿海防御提供了重要依据,在这几卷中即还因地制宜分析出各省该注意事宜、对应的抗倭方略。此外,书中还列有当时沿海的军事体制、卫所、巡检司和防御设施等一系列防卫部署,有的卫所还具体标出了守卫官军的员额,结合对应的《沿海山沙图》和《沿海郡县图》相看,嘉靖时期的海防状况已十分明晰,即为筹划沿海防务提供了十分重要详实的依据。抗倭名将卢镗在《筹海图编》跋语中便赞叹道:“图以备形势,编以纪事实。形势具而险易见,事实详而得失明……万世之下,按图考编,则东南今日之事,如指诸掌。呜呼先生用心可谓远矣。”

(三)前哨

《筹海图编》在其卷十二《经略三》的《御海洋》里提出,应“每于风讯时月,相参巡查”,要“哨贼于远洋而不常厥居”,通过远洋巡逻监视海面情况,获取倭寇动向情报,这样每次都可预先知道倭寇的到来,从而提前防备,不至于“仓皇失措”。后文的《谨瞭探》中便指出“哨探者,兵之耳目也。哨探既真,则先事有备……”,表明只有通过情报侦察及时获取真实情况,才能制定精准有效的对应策略。在今天沿海地区面对以快速机动的飞机、舰艇入侵的敌人时,这点更是极为重要,只有利用好一切可能的手段,获取掌握敌人的动向情报,才能避免敌人突袭,有效地打击入侵,做好防卫。除此之外,十二卷《经略四》的《慎斥堠》里还提到了“至于海中风帆,瞬息千里,烽堠尤为紧要”,平常应该多积柴草,有敌情时烧大火势冒起滚滚狼烟使邻墩之间相望可见,从而将敌方入侵这一情报迅速地传递进行预警,无疑将海防情报为“维护海疆安全的前沿哨兵”之作用展现得淋漓尽致。

三、海防情报的搜集

《筹海图编》中阐述了军事侦察、使用间谍和收集图籍等情报获取手段及运用。

(一)军事侦察

在《筹海图编》卷十二《经略三》的《谨瞭探》中提到“今后把总官务要督同各哨官员,多置蜈蚣、网梭等船,精选熟知水性之人,远出外洋,分头哨探,如有声息,先来传报”。在这里即强调了必须要出船至远,洋然后化整为零,分散开进行哨探,发现敌情则马上返回先进行传报,以此才能完成好防海的军事侦察。同时提到了如何将其运用好的两点注意事项:一是要多多配置“蜈蚣、网梭”这种灵活机动的小船来执行军事侦察;二是出海远航进行军事侦察任务的哨兵应是由经过精挑细选而熟知水性的人员来担任。紧接着的下一策论《勤会哨》中则提出要“哨道联络势如常山,会捕合并阵如鱼丽”,要求沿海各省划定相应的管辖海区并用水军进行大范围常态化的巡洋会哨,从而形成首道严密的防线,一旦发现倭寇踪影,相互配合会捕。它还指出可以采取“军民融合发展战略”,发展民众成为侦察力量:将沿海渔民一一注册登记,让他们在海上作业时遇见倭寇就马上警报,这样的举措诚可谓之“军民联防鱼水情”。

(二)使用间谍

在书第十二卷《经略四》的《用间谍》中时任都御史的唐顺之提出:“使用间谍,让敌自相疑惑而内部争斗,是攻击敌人的上上之策”,同时还强调了不是深知敌情则不能使用间谍这一限制。第九卷大捷考中的《纪剿徐海本末》即为中国古代用间的经典案例。胡宗宪先是派蒋州、陈可愿为间出海晓谕王直(“因间”“生间”),后又贿赂胡海身边的两位侍女作为其耳目(“离间”),最后徐海被消灭,都可以说是胡对离间计娴熟运用的结果。

(三)收集图籍

《筹海图编》汇集的宽泛齐全的海防情报是建立在郑若曾查阅借鉴各种图籍文献之上,书十一卷《经略二》的《收图籍》中讲述了在我国的古代边防事业中外虏所入侵的路线地点以及我方应对强敌入侵而加强防备、修筑工事碉堡之处可由相应详实细致的地图文献资料来确定,继而类比指出了在明代东南海防大业中这种情报搜集方法的实效性和重要性。

四、情报内容分析

国内学者高金虎在其著作《军事情报学》中将情报分为战略情报和战场情报[9],其中战略情报是“有关国家安全和战争全局的情报,是进行战略决策、制定战略计划、筹划和指导战争的重要依据”[10],包含着军事、政治、人文、科技、自然、历史、地理等有用信息。正如前文中已有提到,《筹海图编》卷一为明疆全图与沿海山沙图;卷二记载与日本和倭寇相关的内容;卷三至卷七,载有广东、福建、浙江、直隶、山东、辽阳各省的沿海总图和下辖各府县图、倭变情况及兵防军制;卷八记有《嘉靖以来倭夷入寇总编年表》《寇踪分合始末图谱》;卷九包含了明初至嘉靖时期历次抗倭大捷考;卷十则为抗倭战争中的遇难殉节考;卷十三则绘录了各类当时使用的火器、军械、海船图,一一对应着现代情报所研究的海防军事地理、基本背景、国家特征、人口、经济、交通,军事建制等战略要素,同时也涵盖了战场自然条件、战场重要目标、战场敌情、战场社会情况等战场情报的基本内容。所以,《筹海图编》真可谓古代的“海防百科全书”,也正如胡宗宪对该书的称赞:“详核地利……图以志形胜,编以纪经略。东南半壁,按籍瞭然,讵不足以备国家掌故,而为经世之硕画乎。”[11]通过书中方方面面的情报内容,可以分析总结出当时的敌我基本情况。

(一)敌情分析

明代倭寇对中国的入侵情况大致成一个马鞍形:1368年明朝建立伊始的几十年间(洪武、建文和永乐三朝)比较频繁,之后相对有所减少,直到1622年起的嘉靖年间,倭寇日益猖獗。究倭寇入侵的根本原因在于日本的国情,重要原因则是汉奸的勾引和百姓的依附。明代倭寇想要跨海入侵中国,必须使用舰船,依书中所述其舰船特点可归纳如下:一、制造技术较落后于中国。二、载重量较小于中国舰船。三、适航性较差于中国舰船。倭寇在兵器上的特点有二:一是弓长矢巨,近人而发;一是刀长刃利,惯练善用,加以倭寇具有日本武士道的强悍习性,导致明军与之初期争斗时失利不敌从而见而畏之、惧而逃之。实际倭寇也并不是那么难以击败,郑若曾在书卷二《日本纪略》的《倭刀》中即指出:倭寇“善用刀者在前冲锋,可畏颇有限也”。倭寇旨在劫掠,其所采取的战法也多有规律:一、倭寇行军以数人或数十人结成一队,队距一、二里,战斗力最强的小队置于前锋和后卫,中间强弱掺杂,整队可占地数十里,不易为对手所包围。二、倭寇布阵分散,与明军对垒时往往派出一、二人在阵前跳跃蹲伏以吸引明军乱放箭矢、火炮,从而消耗明军火力,降低明军战力。进攻时,或以俘虏的妇女等为先锋,使明军眼花失措,然后双刀进行攻击;或列蝴蝶阵,以扇为号,一人挥扇,众皆挥舞长刀,刀光闪闪使明军仓惶目眩,再迅速砍杀明军。三、倭寇战败欲撤时,或投出金帛钱财,或放出被掳妇女,诱使明军争抢而无心恋战,从而趁机逃跑。四、倭寇还善于隐藏自己真实意图,往往以假示真,声东击西。要战胜倭寇,即要针对其战法特点制定相应的对抗战术。在抗倭战争中,戚继光以其鸳鸯阵对倭寇长蛇阵、蝴蝶阵,以不争金钱、妇女对付倭寇的诱饵,以“能而示之不能”对付倭寇的以假示真,因此戚家军屡战屡胜,倭寇闻之色变胆寒、望风而逃。

(二)我情分析

明初的海防已经形成了体系,有效地防御了倭寇的入侵。但永乐之后,历经洪熙、宣德、正统、景泰、天顺、成化、弘治、正德各朝二百来年间,海上基本无事。在这些和平的日子里,人们的海防观念渐渐淡薄,海防设施渐渐废弛,到了嘉靖年间,沿海的舰船所剩无几,军卒大量逃亡,军伍空缺,就是剩下的士卒在书中也指出其多为老弱病残。不仅军卒少,统兵之官的状况更糟糕,承平日久,人们重文轻武,将官不习武艺,不懂兵法。这种海防状况,促使倭患越发严重,教育了当时的人们和警示着现在的我们海防的重要性,也是往后制定更加完善的海防方略的立足对照点。

五、《筹海图编》中的反情报

反情报是现代情报工作的两大基本目标之一,与对外情报相当于一个硬币的正反面,所以反情报思想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从广义而言,其指为保卫本国免受敌方情报机构所害而搜集和分析的信息,以及为此目的而开展的行动[12]。为避免沿海境内有汉奸勾结、百姓依附倭寇从而导致祸患越发严重这一现实,书中的策略论述里提出了很多反情报的理念措施。

(一)拒止措施

为防止我方民众被敌方拉拢策反,卷十二《经略三》中列出了《择守令》,提出要选拔出一心为民、廉洁奉公、聪慧精干的人作为地方守官,通过这样的父母官收拢民心,巡视督查,从源头上控制百姓的倒向问题。另还列出了《诘奸细》和《行保甲》,首先要求驱逐城内的利欲熏心窝藏强盗倭寇的娼妓(她们所知甚多危害极大),接着要挨家挨户仔细盘问核察户口,加强背景调查后再将民众们编组,平时互相监督,从而建立起严密的组织制度防备汉奸的生成。

(二)侦查措施

《经略三》中的《严城守》里提到“自古以来都是因敌方强攻而被攻破的城池少,因敌方突然袭击而被攻破的城池多。现在这种倭患严重的状况下加强夜间巡逻,盘查行人是否为奸细,是最要紧的事”,并提出了诘奸细的具体方法:“凡诘奸须立木栅在濠之外百步……又孰从而诘具辨之”。此外还讲到倭寇往往会以他们掳走的人作为人质,逼迫被掳者的父母妻子为间谍内应,而这些被逼迫者也非常难以辨识,需要我方严加注意增强调查。

六、结语

明代之前边患多来自北方,所以边防图基本以上北下南来绘制,然而海防是为了防范来自东边和南边的入侵威胁,因此郑若曾将沿海图绘制为上东下西,左北右南,从而达到更好的观效,这便正是《筹海图编》之创新及特色体现。他通过手中的笔,从陆到海,陆上海下,由南及北,勾画出几乎与海岸线等距离的从广东到鸭绿江口的沿海画面。这种海图绘制方法也为之后的诸种海防图籍所承袭,英国科技史专家李约瑟更由此视郑为中国的海岸地理学权威。透过郑若曾绘制的这些细致实用的沿海山沙图,海中岛礁、岸上山水,沿岸港湾,沿海卫所和墩台都历历在目,再将这些分图合起来,则沿海六省的军情地势了然于纸。随着对现代军事情报学研究的深入,我们惊奇地发现400多年前的《筹海图编》已形成较为完整的海防情报知识体系。进入新时代,自党的十八大报告中首次提出中国海洋强国战略目标以来,我国建设成为海洋强国的治理体系已越发成熟。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更应重视从《筹海图编》等传统兵书中吸取智慧和营养,以更好地推动具有中国特色的海防情报工作建设,寻找维护国家安全的利器。

参考文献:

[1]郑若曾:筹海图编[M].1.北京:中华书局,2007:763.

[2]熊剑平:明代海防与孙子兵法[J].滨州学院学报,2013,31(5):20-24.

[3]范中义:筹海图编浅说[M].1.北京:解放军出版社,1987:2.

[4]郑若曾:筹海图编[M].1.北京:中华书局,2007:11.

[5]范中义:筹海图编浅说[M].1.北京:解放军出版社,1987:201.

[6]郑若曾:筹海图编[M].1.北京:中华书局,2007:997.

[7]郑若曾:筹海图编[M].1.北京:中华书局,2007:2.

《筹海图编》海防情报思想初探

期刊名称:南方论刊
主管单位:茂名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茂名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国际刊号:ISSN 1004—1133
国内刊号:CN 44—1296/C

刊期:月刊
开本:大16开
语种:中文
发行范围:国内外公开发行
地址:广东省茂名市油城五路28号市委大院5栋

注:本文网站为征稿平台,非杂志社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