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简介   |    联系我们   |   

公共艺术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探究

2021-01-11 13:48:33

【摘要】思想政治教育的根本目的是要提高人们认识世界与改造世界的能力,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改造主观世界。价值观念要真正感染人、影响人、转化人,必须以文化为载体。公共艺术作为思想政治教育的文化载体有着丰富多元的内容和形式,也面临一些挑战。只有将无形的价值观念寓于人民群众喜闻乐见文化形式中,才能达到春风化雨,潜移默化的效果,只有每一方角色都要扮演好,才能在社会和美学传统层面同时发挥作用,显示出思想政治教育功能与现实的影响力。

【关键词】公共艺术,思想政治教育,马克思主义理论,对策

本文《南方论刊》杂志整理。

艺术真的能改变意识,影响行动吗?公共艺术的这些现象可以传达一个强而有力的想法,让大家相信艺术可以造成正面的影响。公共艺术作为思想政治教育的载体,如果要创造多方共赢的局面,需要政府、策划单位、工作人员、艺术家、社区、观众每一方角色都要扮演好,这样才能在社会和美学传统层面同时发挥作用,显示出思想政治教育功能与现实的影响力。在此,针对公共艺术在我国社会转型时期发挥思想政治教育功能遇到的各种挑战进行简单的分析,并对涉及其中的各个角色,给出相关的对策。

一、公共艺术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分析

(一)高校校园是隐性教育课堂校园隐性层面的思想政治教育主要包括三种基本形态,其一就是以大学校园的物质环境(包括校园规划、建筑设计、校园自然人文景观及校园生态环境等)为载体的物质形态隐性思想政治教育。现代建筑大师柯布西耶在1963年提出“大学是微型都市”的观念[1],有理念的校园规划者,除了解决学校软硬体上的问题与需求外,常会把都市聚落、社会结构及自由生活的理念投射在校园空间规划中。学校的建筑,让社会从建筑上表达出其对子孙后代应承担的义务。这就是校园公共艺术作为思想政治教育隐性课程的意义,校园公共艺术的育德作用就体现在专业课程之外,以活动为形式的德育课程等。这种德育过程对于陶冶学生品德及情操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是实现高校思想政治教育目标中学生全面发展的有效方法。

(二)校园应是社会改革的练习场

根据卡普拉、奥格、凯森、米勒等多人的理论,相对应现代主义式的教育——行为目标评量分类意义与情境,教师与学生、学习与环境割裂开来的二元论;后现代的教育观则反对课堂与社会之间的人为划界,课堂不是知识的传授,而是学习的经验——即反观性对话,非对抗性的讨论、合作调查和问题探究[2]。这样的学校,教师与学生的关系是合作的探究者和平等的对话者,实地考察、到大自然中去研究、参观博物馆、邀请校外跨领域人员来讲学都是可实施的办法。大学教育应是社会改革的练习场。

(三)校园应是生命共同体的社区

如果将公共艺术当作经营校园文化的元素来看待,公共艺术在校园规划中就占有非常重要的角色。不论校园区域功能如何规划,如果在各个生活场所都能刺激对话论述和天人关系,这就是一个社会化和都市化论坛化的好学校。校园也是城市中的艺术建筑景致之一,而一件公共艺术作品能与建筑规划融合其中,让校园中使用者能参与其中一起为作品提供创意的发现,不断增强公共领域中公共性的意念,同时增加师生们对于学习环境的认同度。

二、公共艺术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面临的挑战

(一)公共艺术“看不懂”:艺术家与公民之间的审美代沟

公共艺术作为文化载体在实现思想政治教育功能时,最常见的问题是艺术家与公民之间的审美代沟问题。这一问题涉及艺术家与公民两方面,不仅需要艺术家的作品大众化得到公民的认同,同时也需要公民自觉地提升自我的审美水平与鉴赏能力。由于历史进程和文化形态发展的不平衡性,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的公共艺术发展由单纯的政治教化向着强调艺术的纯粹性和绝对独立性的现代主义方向突飞猛进[3]。在这段时期,公共艺术创作没有(或极少)真正把视点和目标放在聆听和响应现代社会的主体——人民大众的公共艺术需求和人居环境艺术建设的需求上,而是在个人精神情怀的抒发和精英式的“纯艺术”审美之间徘徊。

(二)公共艺术“遭吐槽”:艺术家思想不正及专业不精

近年来公共艺术作为文化载体实现思想政治教育功能时出现了一系列的问题,许多都与追逐市场利益的思想有关。一些公共艺术创作者思想不正,把市场效益作为唯一指标,不择手段地趋附市场、迎合市场,追求“资本至尊”“娱乐至死”;一些公共艺术作品格调不高、制作粗糙、材质低劣,却置放在人流密集的大型公共空间,形成“屡被吐槽”的现象。还有一些人通过“恶搞”“博眼球”等手段操控市场、误导市场,不惜采用低俗的素材,使公共艺术成为赚取利益的手段。但凡种种,导致公共艺术市场鱼龙混杂、泥沙俱下,对人民群众的文化生活造成损害,阻碍大众文艺的健康发展。这些现象必须加以纠正。更加值得警醒的是,在逐利的市场“指挥棒”下,一些公共艺术创作把低俗当通俗、把欲望当希望、把单纯的感官娱乐当精神快乐,以此赚人眼球,迎合某些低俗消费者的趣味,暴露出的是创作者不正确、不健康的价值观。

(三)公共艺术“无人管”:公共艺术相关制度政策不完善

公共艺术能够发挥思想政治教育的功能最大化,“扮演”好文化载体的角色,需要政府及相关机构大力支持。由于国内当代公共艺术活动开始的历程较晚和其相关原因,至今尚未普遍形成完备的组织机构和较为成熟的模式,仅有部分参照和借鉴国际的公共艺术相关制度,并不能完全适应社会主义社会公共艺术发展的需要。由于我国目前在城市基础建设和公共环境中的大型艺术项目多由国家出资和承办,不利于调动社会各方资源,损害公共艺术事业资金筹措,必须倡导社会力量进行介入和协助,使得社会的力量和公众的多种参与成为必需。

三、发挥好公共艺术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的对策

(一)艺术创作者方面

艺术先天固有的教育性本质,当然,艺术家想要教育人民,必须自己先受教育,马克思主义对此的建议是,将文艺工作者的艺术生命立足于他们同人民之间的血肉联系之中,真正做到“人民是作者的母亲”。新时代的艺术家应当是“跨界域者、文化调节者、和社区的疗育者”[4],深入群众,与其他人一起参与真实的社会建构,联系在市民和国家之间订定社会契约,以市民身份在社区的亲密空间里工作,在社会里扮演一个更具统合性的角色。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社会主义文艺,从本质上讲,就是人民的“文艺”。将“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作为坚持创作的标准,广大艺术创作者应深入群众,时刻做到以人民为中心。

(二)政府及管理机构方面

政府与相关管理机构,作为艺术家与大众的中间人,对公共艺术作品能否很好地发挥其教育功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一直以来我们都坚持党对文艺工作的领导,社会主义文艺事业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当前,我国进入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关键时期,文艺发展进入新的阶段,许多热点难点问题不断出现,在新的形势下,应该紧紧依靠文艺工作者,尊重和遵循文艺规律,除了来自政府自身的持续动力之外,企业与民间的参与也是一个良好的共建办法。比较欧美先进国家的民间企业团体,莫不以扶助艺术贡献文化,而列为文化形象的重点。许多国家有不少企业团体已有回馈社会的做法。目前大多以慈善事业为首要,日后将之引导为艺术文化的参与,一旦成为风气,必能弥补公家预算人力不足的缺憾。公共艺术的建设不一定来自政府的推动,来自民间的本土的力量,往往才是社区意识团结与否的关键,而也唯有孕育自民众自身的公共艺术,才能真正代表社区的精神,才是思想政治教育的真正落实。

(三)公民个人方面

传统上我们把作品和观众两者的关系视为一个群组,两者之间多少具有交换关系。有些人认为这之间的沟通,由艺术家开始,透过艺术作品,而由观众来接受。但在艺术历史里,观众的被动性已经多次被挑战,在许多作品中,观众和艺术家在作品场域里的行动,都被视为艺术的一部分。沟通是双向的,某些时候甚至把存在于艺术家和观众之间的空间就当作艺术作品。把观众看成一组系列的,会相互渗透的同心圆,它们可以在其间不断前后运动。这样不具阶层性的描述方式,允许去解构一个以观众为中心的互动模式。

总之,针对参与思想政治实践活动的三方提出对策:艺术家应当将自己定位为体验者、报道者、分析者与行动者,与其他人一起参与真实的社会建构,扮演一个更具统合性的角色。政府及管理机构应当制定合理的建设制度提供持续的动力、充当合格的媒介、持有开放的态度;制定设计得当的审查制度。公民作为合作者和共同发展者、参与者与执行者、第一线观众、媒体观众及记忆观众,应当持积极的态度、理智的判断参与到公共艺术中去。只有每一方角色都要扮演好,这样才能在社会和美学传统层面同时发挥作用,显示出思想政治教育功能与现实的影响力。

参考文献

[1]钟岚:试析公共艺术在公民教育中的作用[J].学校党建与思想教育,200504

[2]曾繁仁:马克思主义人学理论与当代美育建设[J].天津社会科学,2007:95-101.

[3]翁剑青:公共艺术与公共精神[J].雕塑,2001:20-21.

[4]童华胜:现代化视域下中国公民意识教育研究[D].西南交通大学,2013.

公共艺术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探究

期刊名称:南方论刊
主管单位:茂名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茂名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国际刊号:ISSN 1004—1133
国内刊号:CN 44—1296/C

刊期:月刊
开本:大16开
语种:中文
发行范围:国内外公开发行
地址:广东省茂名市油城五路28号市委大院5栋

注:本文网站为征稿平台,非杂志社官网